关灯
护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损友啧啧称奇,连声说不信,坚决不相信。bl书库 www.blshuku.com

    宋仕章说我也不信,所以你别来招惹啊,省的我以后把帐算你头上。

    对方认真了,问,值吗?

    宋仕章站在落地窗前俯瞰城市,良久才说,值。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宋家二老却已经不需要问了,在惠水时那一跳足以说明一切,对文秀宋仕章从来没表示过什么,但他的行为就是在说,你死我死,生死我都在你边上。

    宋仕章这辈子就栽在一个人手里,无望再有任何变数了。

    元旦放假,文秀忙着学生的期末考试和省里安排的数学竞赛。他的学生中间有一个出挑的,家里条件也艰苦,尽管免除学杂费,家里人却仍希望他辍学回家帮忙。文秀感同身受,自然是不忍心他中断学业,便自己贴钱供他。师生二人独处时,也谈心,文秀鼓励他要坚持自己的理想,如果可以,他会一直供他。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文秀就想到了宋仕章,平时他教书出诊,又要来回往乡里配药拿教材跟中心小学的老师们jiāo流进程,确实少有时间想他。但文秀一直都明白,他花的钱,即使是自己多年积蓄的薪水,那其实也是宋仕章的,他以往吃的用的不都是他的,分的清楚彼此?

    文秀不愿意想这些,他觉得这些年自己想的已经足够多了,倘若两个人真的不能在一起生活,天各一方两两相望又有什么不好,还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宋仕章的日子过得不如文秀充实,闲下来的时候他很想念文秀,天气渐冷,大小草已经开始冬眠,房子里空dàngdàng的,他一个人真觉得冷。

    元旦那天文秀果然没有回来,宋仕章总算找着一个像样的借口见面,理了几件冬衣给他送去。通讯不便使得他每次出现都很突然,文秀的惊讶写在脸上,心底的悸动则被很好的掩饰了。宋仕章留宿了一夜,第二天便走了,两个人像普通朋友似的生分。那一日回程宋仕章骂了自己一路,是他亲手把两个人的关系搞砸的,如今他哪里好意思委屈,他直觉文秀早已灰心,便连“再给我个机会”这样的话都难开口说出去。

    年前半个月学校放假,文秀的几个学生期末成绩都不错,他觉得跟自己jiāo待的过去了,便收拾行李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宋仕章是突然接了一个大惊喜,他向往常那样开门进屋,文秀正踩在凳子上挂一幅字,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宋仕章以为自己眼花,半天没敢进门,直到文秀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仕章真是悲喜jiāo加,却不敢太张扬,小心翼翼怕吓跑了人似的进门,把包放桌上便走近了去扶文秀的腿:“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文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仕章扶了一会儿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/共3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错章/慢更/举报!